bet36手机登录_bet36备用网址娱乐_bet36体育在线 合法吗-云南长安网红河绿春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学之窗 > 正文

从婚姻家庭案件看边疆妇女权益保障

发布时间:2016年08月01日16时54分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  阅读次数:880
一、云南省绿春县县情概况及哈尼族的婚姻家庭文化
(一)、绿春基本县情概况
绿春,原名“六村”,意思是指过去县城周边有6个哈尼族村寨,1958年建县时,周恩来总理依据“六村”地区青山绿水、四季如春的特点,亲自定名为“绿春”。基本县情可以用“少、边、山、低、丰”五个字来概括。“少”:少数民族聚居县。县境内世居哈尼、彝、瑶、傣、拉祜、汉等六种民族,全县总人口23.7万人,少数民族人口和哈尼族人口分别达98.7%和87.5%,是全国单一少数民族人口比例最高的县份之一。“边”:地处中越边境。位于云南省南部,红河州西南部,是云南省25个边境县之一,与越南莱州省勐谍县接壤,国境线长153公里,距省会昆明400公里,距州府蒙自198公里。“山”:全境均为山区。全县国土面积3097平方公里,辖5乡4镇,77个村委会,14个社区,710个村民小组,759个自然村,县境内山高林密,沟谷纵横,河流密布,最高海拔2637米,最低海拔320米,年均气温17.1℃,年均降雨量2234毫米,没有一块足一平方公里的平地,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山区县。“低”: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低。基础设施滞后,经济发展落后,教科文卫等社会事业发展指标在全省排后,是国家首批和新一轮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之一,尚有农村贫困人口9.52万,贫困发生率达40.09%,其中拉祜族、瑶族两个特少数民族属于“直过”民族。“丰”:自然文化生态资源丰富。有丰富的土地资源,人口密度仅76人/平方公里;有丰富的水能资源,占全州水资源总量的1/4,县境内水能蕴藏量达168万千瓦,可开发量120万千瓦以上;有丰富的生物资源,县境内的黄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达93万亩,有数十种国家重点保护动植物,全县森林覆盖率达61.35%,累计发展生物产业132.3万亩,农民人均达6.3亩;有丰富的金、铜、砷、铅、锌、铁等矿产资源,矿带面积占全县国土面积的37.5%;有浓郁的民族文化和丰富的自然生态旅游资源,是被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誉为“天下最长宴席”的哈尼十月年长街古宴之乡,是哈尼标准语音所在地。位于绿春县城西郊的“阿罗欧滨”遗址不仅是东仰哈尼族的圣地,也是哈尼原始宗教文化发源地,每当哈尼传统节日,广泛分布在东南亚地区的哈尼族(阿卡人)都会前来“朝圣”,其民族风俗文化在东南亚拥有广泛影响力。民族文化生态旅游发展潜力巨大。
(二)、哈尼族的婚姻家庭文化
1、哈尼文化中妇女社会地位不同时期的转变
作为拥有着悠久迁移历史的少数民族,无论是从青藏高原到川西平原,还是再到今天的哀牢山脉,农耕文化至始至终都贯穿着整个哈尼历史。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母系氏族社会被父系氏族社会所取代,生理条件较为强壮的男性成为族群的主导,重男轻女的观念深入人心,女性成为了受保护的附庸并一直延续至今。但尊老爱幼的优良品德在哈尼族中得到了很好的传承。
用一个普通哈尼妇女的一生举例:从出生开始,身为女孩,虽其享受的一些权利不及男孩,但也可以得到家族的爱护,父母的疼爱。但其结婚之后,家族地位一落千丈,彻底沦为丈夫的附庸,必须对丈夫和婆家言听计从,就连丈夫会客都要在一旁伺候不能上桌。如果在婚姻中为丈夫生育下男孩,那么社会地位会有一定的提升,但也是极其有限。如果未能生育下男孩,那么妇女将会受到婆家的歧视与白眼,原本就低下的社会地位更是雪上加霜。直到妇女婆家长辈去世,特别是其生育的后代长大成人成为家族的中流砥柱,其身份从媳妇变成了长辈祖母,妇女的社会地位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会受到整个家族的尊敬。
2、哈尼文化中的婚姻缔结方式
在新中国建立之前,哈尼族婚姻有武力抢婚、买卖婚姻、父母包办婚姻等类型。新中国成立之后,陋习被废除。哈尼族男女青年在集体生产劳动过程中的接触使他们对于彼此的了解越来越多,促使了自由恋爱婚姻的形成。每天夜幕降临时,在寨子周围的山坡或秋千场边,男青年弹着三弦,女青年吹着由稻谷管或芦苇做成的萧,互相倾诉着对彼此的爱慕之情。几次幽会后,他们定下誓言,之后回家征求父母同意。若男方父母同意,便会和媒人到女方家提亲,如果女方父母同意,双方要商谈姑娘的养育费,商量妥当后这门亲事就可以订下来。男方的姑父会在婚事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带着半瓶酒和一半礼金到女方家商谈结婚事宜,女方父母收下礼金后会拿出自家的酒将姑父带来的半瓶酒加满,吃饭时喝一半,剩余一半等娶亲那天喝,哈尼族人称这个仪式为“支特多”(意为半喜事)。喝过喜酒,定下婚期,等娶亲那天姑父会和新郎一起到女方家,并付给女方父母剩余一半礼金。
新娘到了男方家,要举行一定的仪式,以表示她已成为男方家庭的正式成员和村寨的正式成员。
举行完婚礼后,一般要回门。新娘于第二天随送亲的人们回门,并带回糯米粑粑等食物分给家人和邻居、亲友品尝,下午再返回夫家。新娘平时就在娘家长住,只有农忙时丈夫来喊才到夫家住几天,直到生下第一个孩子才到夫家长住。
新娘第二天鸡叫头遍去背水时,要撒一把米到井里或河里,表示已成了喝这口井、这条河水的人。
哈尼族还保留着男方到女方家上门的习俗。这种上门的婚礼比较简单:由一长者做媒,选定日子带一筒酒于黄昏时把男子带到女家。男子随身写带一顶篾帽,一床被子,女方家杀一只鸡招待媒人一餐饭,婚礼便告完成。
哈尼族青年男女结婚后生了第一个孩子,一般就要与父母分家对立生活,但也有不少家庭关系和睦、三四代同堂的大家庭。哈尼族家庭关系中,以长者为尊,晚辈很尊重长辈,也很听长辈的话。在家庭中,夫妻关系融洽,离婚的较少。如离婚,则要举行简单的仪式:由一中间人主持,男方砍一木片,两侧各砍三道小口,然后将木片破成两半,各拿一片为凭证。有的地方要吃最后一餐离婚饭,吃饭时桌子中间放一根柴,表示从此以后断绝关系。
与汉族婚姻相似,标志着婚姻成立的仪式——“磕头”,便是哈尼族们最重视的礼节。新婚当日,新人要身着哈尼族传统服饰向男方家长辈施跪拜之礼,举办“公鸡酒”宴,以此表示新娘已成为男方家庭的正式成员和村寨的正式成员。哈尼族非常重视此礼节,并把它作为男女缔结婚姻的必要条件。
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例子:一对居住在城镇的哈尼族夫妻,他们已经依法到婚姻登记机关登记结婚并领取结婚证明,因与家乡父老关系较为疏远,故婚礼之初未在老家举办酒宴。几年过后,因老家生产队集体所有土地被国家征用,故向全体村民发放补偿款。按照法律规定,其妻子已入丈夫户籍,按照人头可以分得一笔补偿款,但因为夫妻两当初未在老家举办酒宴和完成相关礼节,他们的婚姻效力始终得不到老家村寨的认可。最终夫妻两在家乡补办了婚礼才使问题得到解决。由此可见,当前国家法规与哈尼族长期形成的“自然法”之间存在一定冲突。
二、我县妇女权益保障现状及保障难点
(一)、婚姻案件中透露出的妇女权益保障状况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变化和发展,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在全国呈不断上升趋势,近五年来,我院受理的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为639件,占受理各类案件总数的60%以上;农村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占婚姻家庭纠纷案件总数的80%以上。婚姻案件上升,无疑给了我们两个方面的提示,一是女性独立自主,有了经济来源,经济独立,地位也会改变;二是婚姻不稳定,增加了家庭不和谐因素,对社会的总体稳定有一定影响。由于农村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的不断上升,加之大多数妇女受教育程度不高,对如何保障自己的权利所知甚少,从而在个案中让党委、政府、法院、妇联等对如何更好保障妇女的权益工作带来诸多新的问题。在我院办理辖区内婚姻案件过程中,较为具有代表性的案件类型如下:
案例一:因未满足婚姻的形式要件而致使财产受法律保护范围受限
由于法律意识淡薄等原因,许多夫妻在结婚时没有按照法律的规定前往婚姻登记机关登记结婚并领取结婚证明。其婚后因离婚产生纠纷诉至法院,在案件审理时,因未领取结婚证明,其婚姻效力如果被法院认定为无效,那么当事人在财产分配时本应获得的财产将有得不到法律支持与保护的风险。
案例二:离婚案件中关于土地分配问题的现实冲突
受传统观念的影响,许多妇女在出嫁之后就被娘家人看做是别人家的人,娘家人于情于理都自然不会为她保留或分配土地。而在夫家人的观念中,妻子完全属于丈夫的附庸,因此更加不会承认其拥有个人财产。如此就必然导致许多妇女在无奈选择离婚之后,她将无法拥有哪怕一寸赖以生活的土地。这将导致许多妇女离婚后连最基本的生活来源都无从着落。国家法律与民族风俗的冲突致使我院在办理此类案件之时困难重重。
案例三:心理未成熟的早恋、早婚现象导致不幸婚姻的频发
较高的辍学率与有待开化的民风导致许多本应在校学习的孩子走向了早恋、早婚的道路,甚至许多孩子初中期间恋爱,初中一毕业就结婚,这一现象在农村尤为严重。在调研时笔者甚至心酸地和同事说到:”孩子们其实没早恋,他们都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在谈恋爱!”这种畸形的婚恋观导致许多稚嫩的孩子在尚未了解婚姻的真正内涵和自己应承担责任的情况下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致使许多孩子视婚姻如儿戏,许多悲剧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二)原因分析
经过调研,我院课题调研组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如下:
1、妇女权利意识的觉醒及城乡发展不协调的弊端
千百年以来,受“好女不二嫁”与重男轻女等观念的影响,我县辖区内少数民族妇女结婚之后,即使在婚姻存续期间家庭生活不幸,她们也会选择妥协与逆来顺受。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所应享受到的合法权益。而新中国建立之后随着《婚姻法》的实施,特别是近年来国家对于少数民族地区法律知识的普及,使得越来越多的少数民族妇女们当自己的权益受到侵犯时,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当丈夫的部分极端恶劣行为使得夫妻感情破裂时,她们学会了选择离婚来重获新生。
随着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日益发展,城乡结构发展不协调的弊端逐渐显现。为获取更多的物质条件,许多妇女离开了家乡外出进行打工。从落后封闭的山村到花红柳绿的花花世界,许多妇女在这种巨大的差别之中迷失了自我。外面世界丰富物质的诱惑有时不可避免的成为了婚姻关系破裂的导火索。
 
2、部分少数民族传统陋习给婚姻关系带来了严峻考验
以哈尼族为代表的我县少数民族,他们勤劳勇敢,朴实善良。但是也有一些陋习和落后观念还大量存在于民间,这些陋习无时不在破坏着原本幸福美满的婚姻家庭关系。
 (1)重男轻女,男尊女卑
在我县辖区内,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思想还大量存在,在婚姻关系中原本就处于弱势的女性,在这种错误思想影响下的家庭中生活,其幸福指数显然捉襟见肘。妇女在婚姻中沦为丈夫附庸的地位,对于丈夫的话必须言听计从。在家设宴招待亲朋时,妇女必须在一旁服侍而不能上桌吃饭。并且一旦见到碗中的饭菜有所减少,必须立即把菜加满,其社会地位可见一斑。特别是妇女如果未能给丈夫生下男孩,那么其在今后的生活中将受到丈夫的数落与外人的嘲笑。为了有男孩“延续香火”,男方会一直让女性进行生殖活动,直至诞下男婴为止。在此过程中,许多妇女的健康身体就这样被搞垮而得不到男方的体谅。在这种环境中长期生活的妇女,一旦她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拥有更幸福的生活,婚姻的警钟就不可避免地敲响了。
 (2)大量饮酒危害多
许多少数民族将豪饮看做是豪爽的表现,更是将能够大量饮酒看做是一个男人是否有本事的标志。殊不知这种错误观念所造成的结果使得他们花钱又伤身。饮酒过量容易导致言行失控,回家之后对老婆孩子拳打脚踢使得家暴现象愈演愈烈。过量饮酒也使得他们疏于农事,将会对生活收入有所影响。这些情况都无一不在破坏着婚姻关系的牢固。
 (3)错误的家庭责任观念
在哈尼族部分男性中间流传着这么一种荒诞可笑的传说:即每一位哈尼族的成男男性,他们在死后与妻子的灵魂将各自分别,而在天堂中永远陪伴他的是另一个不曾认识的女人。许多哈尼族成年男性笃信,一辈子至少要寻找一位情人,这样在天堂了才不会寂寞。受到这种思想的影响,许多男性以此为借口出轨,全然不顾其在婚姻家庭关系中应尽的义务。
(三)我县辖区内妇女权益保障现状及主要问题
根据调研组办案经历以及走访调查,我县少数民族妇女的生存状况和权益保障状况不容乐观,总体上说,我县妇女权益状况与内地县市地区存在不小的差距。虽然我县民风淳朴、民族风情浓郁、自然环境优美,但因地处大山深处,交通不便,自然条件极其恶劣,部分少数民族妇女存在以下情况:生活条件艰苦、文化程度不高、健康状况差、受到家暴现象严重、早婚和事实婚姻现象普遍、妇女外出打工比例高、许多少数民族妇女权益受侵害后得不到有效救助等问题。
具体说,我县少数民族妇女权益保障工作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少数民族妇女,特别是在偏远山村妇女,法律意识淡薄。我院课题调研组平时办案过程中,对妇女们问及《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反家庭暴力法》的时候,大部分妇女对这些法律都不甚了解,更谈不上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家庭暴力现象仍然广泛存在,而且在农村情况更为严重。许多人受教育水平很低,文盲半文盲人数众多。从调研结果来着,少数民族地区妇女的文化知识水平仍然偏低,中老年以上妇女不识字的占大多数。尽管现今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得到普及,但是许多女孩仍要从事大量劳动,再加上重男轻女的错误观念导致许多女孩初中毕业后,升学的数量比男孩低很多。而且由于少数民族地区学校教育质量低下,能考上县城高中的女孩更是凤毛麟角,不少女孩因此选择了辍学。许多父母也笃信读书无用论,对孩子中途辍学视若罔闻。
在妇女的财产权利保护方面有待提高,许多父母信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认为女儿不应该继承父母的遗产,在农村更是体现的淋漓精致。父母死后财产几乎都留给儿子,出嫁的女儿即使尽到了对父母赡养的义务也得不到任何财产。
少数民族妇女的参政议政权利有待提高。尽管现今许多妇女都走出了家门拿起了选票,但仍然有相当大比例的妇女们没有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利。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有些妇女仍然认为妇女应该尽量不与外界接触,也有的是因为该地区妇女社会地位太低,男性刻意的对妇女权益进行压制。
少数民族妇女的生殖健康状况令人担忧。以我县为例,许多乡镇基础设施建设极其薄弱,医疗水平极其低下。加之有关部门对于妇女卫生知识的宣传力度不够,致使许多妇女同胞对自己的生理健康状况缺乏了解。许多民众不懂计划生育措施,农村妇女常怀孕,身体健康状况不容乐观。
三、妇女权益保护方式分析
(一)、诉讼活动中较为可行的妇女权益保护方式
结合我县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实际情况,浅述婚姻家庭案件中妇女权益保护方式:
为更好地保障妇女儿童权益,我院创办了妇女儿童维权服务站,服务站创办于2015年1月,特邀绿春县法院妇女儿童维权合议庭、少年庭成员以“化解纠纷。调节矛盾。维护权益“为宗旨,为妇女提供法律。法规、政策、心理咨询等服务。自创办以来,该服务站充分利用和发挥审判工作职能,始终坚持司法为民理念,以推进快立案、快送达、快调解、快审理、快执行的”五快“工作模式,妥善审理涉及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为诉讼主体的案件,依法保护妇女儿童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惩处侵犯妇女儿童的违法行为,为妇女儿童构筑坚强的司法防线,有效维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一年来,服务站共办理各类案件两百余件(其中离婚案件一百余件)。通过及时的调解、帮教和处理,有效维护了涉案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
对于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提起离婚诉讼。此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多子多福的思想,不顾家庭经济条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进行生育子女,导致超生被处罚,造成家庭经济困难,给家庭生活带来极大影响,在共同生活中,夫妻常为家庭生活琐事而发生吵闹,导致夫妻感情不和睦,甚至分居。如一方提出离婚,特别是男方提出离婚,应本着保护妇女、子女的利于和子女的健康成长为原则,多做思想工作,调解和好,否则,一般判决不准离婚为宜。
因重男轻女观念而提起离婚诉讼。此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受封建思想和传宗接代的影响,在农村,男女双方组合家庭后,部分家庭为接“香火”,对生育子女问题上,存在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现象,如女方未能生育男孩,就会受到男方及家人的歧视,本是和谐的家庭,为接“香火”,造成夫妻、婆媳之间感情不和睦,时时发生吵闹,导致“离婚”。如女方提出离婚,调解无效,一般应判决准予离婚;如男方提出离婚,女方坚持不同意离婚,调解无效,在尊重男女平等,维护妇女合法权益的前提下,一般判决不准离婚。
因贫富差距悬殊而提起离婚诉讼。此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在农村,各个家庭之间的生活水平、经济收入不同,存在着生活水平、经济收入的不平等,导致不同的家庭与家庭之间贫富差距悬殊,在思想上,贫困家庭看富裕家庭,吃穿不愁,自由自在,玩得开心,自己确因贫困而愁眉苦脸,低人一等,不公平,永远摆脱不了贫困,女方认为是自己的男人没有本事和能力才导致清贫,怪罪于男方,造成夫妻之间产生隔阂。此种情况不管哪一方提出离婚,只要双方还有和好的余地,多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将“贫困不可能永远伴随左右”的思想进行疏导。让当事人多珍惜婚姻家庭的不易,为孩子的健康成长着想,宏扬家庭美德,发扬艰苦朴素,敢于担当,勤劳致富,战胜困难,如仍然调解无效,作出判决不准离婚。
实施家暴而提起离婚诉讼。此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在农村,主要是男方摆大男子主义,思想上始终抱有妇女为其附庸观念,只要女方少有不从,不以其的意志为左右,就辱骂殴打女方,而不是相互尊重、沟通,和睦相处,给女方在心理上、身体上、精神上受到严重创伤,失去创建美好家庭、和诣家庭的欲望,导致外出打工分居生活。如女方提出离婚,经调解双方各持己见的,应判决准予离婚,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
重婚而提起离婚诉讼。此类婚姻家庭纠纷案件,目前在农村虽少,但还是存在一些自诉案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婚姻制度;夫妻应当互相忠实、互相尊重。如夫妻一方因重婚而构成犯罪的,或者与他人姘居、通奸的,无过错一方提起离婚诉讼,经调解无效的,一般应判决准予离婚;无过错一方是女方提起的离婚诉讼,从保护弱势者、维护妇女的角度出发,判决准予离婚。
(二)关于少数民族妇女权益保护的建议
 我国在依法保护少数民族妇女权益方面,还应当在以下方面加以进一步完善:
1、应当加强对少数民族妇女的财产权利的保护。加强关于继承权男女平等的宣传教育,保护出嫁女儿对于父母遗产的继承权利;切实保护少数民族妇女在划分土地承包经营权与责任田等土地使用的权利,特别是是嫁为人妇的妇女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离婚案件中,应当注重维护少数民族妇女的财产分配权利。
 
2、应当加强保护少数民族妇女权益方面的立法、执行和法律宣传工作。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对于现行的保护妇女权益法律法规的执行不力。譬如2016年3月1日起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这样就造成了少数民族妇女权益保障的片面化。故应进一步加强执法工作,使少数民族妇女权益真正得到应有的保护;同时应大力加强对相关法律知识的宣传,让广大少数民族妇女懂得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3、鉴于目前民族地区尤其是偏远地区少数民族妇女的生殖健康现状,做好少数民族妇女的生殖健康保健工作是当务之急。相关部门应拨付专门款项、组织专门队伍加强对少数民族妇女的生理健康检查和救治。同时,各地方政府也应组织力量资金对少数民族妇女进行定期的有关生殖健康方面的知识宣传和检查救治。
4、国家对保护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的各项制度应当落到实处。自2016年3月1日起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进一步明确了家庭暴力中政府、社会组织、自治组织和学校、医疗机构等各方职责,并设立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应该说是充分因应了当下反家庭暴力的现实需要,增强了立法的现实针对性。但再好的制度也要执行到位方能落到实处。国家和地方各级政府要将反家暴工作的主管机构、社会责任、预防教育、司法处置以及救助措施等方面工作串联起来,使工会、共青团、妇联、幼儿园、学校等组织和机构在合理的范围内配合好工作,对于司法机关依法出具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各部门应当积极进行配合,使该制度发挥出实效。居委会、村委会和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等要配合协助;关于救助措施,县级或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应该为家暴受害人提供临时庇护所及生活帮助,法律援助机构应提供法律援助,法院也应相应减免相关诉讼费用。
5、提高少数民族妇女的参政、议政能力,使其参政议政权利得到落实。中央和地方各部门,应当制定和完善有助于少数民族妇女平等参与决策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鼓励、引导妇女积极参与竞争和民主管理。其次,应当提高对妇女需求和感受的重视,与各行业的本职工作结合贯彻男女平等原则。坚决杜绝一切性别歧视。中央地方各级领导班子中,乃至村民委员会、居民委员会成员中少数民族妇女要达到一定的比例。
    6、应当加大对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的扶持力度。少数民族地区落后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当地人的受教育水平,法律意识淡薄和法律法规的执行不力也和民族地区经济落后有着密切的联系。以云南绿春县为例,我县地处边疆山区,因地理区位等原因造成我县经济与其他县市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但与此同时,我县也拥有着较高的森林覆盖率与最适宜野生动植物生长的环境。习总书记说过;“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每一地区都有着不同的使命,对于我县而言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为国家保护好这一片哀牢山脉的净土。因此,国家以及地方政府有义务加大对偏远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投入,只有这样,妇女权益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才能得到更好的宣传和执行,少数民族妇女权益保护才能落到实处。
结语:绿春县,一个正在走出去的中国哈尼城,全县24万人,围绕县委提出的一城五区建设,围绕县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的“1666”发展思路,围绕十三五规划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明确脱贫摘帽、全面小康奋斗目标,24万人精诚团结,定能实现人民幸福小康梦,从而破解我们在边疆妇女权益保障中遇到的问题,真正让边疆少数民族妇女的权益得到最广泛、最根本的保障。
 
参考文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自2016年1月1日起施行。
涂石 着 《<不愿出嫁的姑娘>与哈尼族婚姻遗俗》 1987 《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雷明光 着 《少数民族妇女权益法律保护的再思考》 2012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作者:绿春县人民法院   喻红梅、龙楚欧、李诗南)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3 www.pal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绿春县委政法委 联系电话:0873-4221662
滇ICP备14002253号